寒冬

2019 年 10 月 25 日下午六点零几分,离下班还有不到一个小时,突然接到HR的“DING”:来一趟Wework一楼小会议室。

我想了一下就知道大概是什么事情了,说实话还是有一点突然的,但是一切皆有征兆。已经两个月没发工资了,产品部门已经好久没提需求了,我们部门领导也已经不来上班了。大家心里都知道这家公司已经完了,就等什么时候宣布死亡了。

然后我走进小会议室,两个 HR,通知我今天就是最后一天了,也不用交接了,赶紧收拾一下,把电脑交了就可以走人了。

HR 说你也知道我们公司的情况,我们也不容易,其中一个 HR 也是今天最后一天。稍微寒暄了一下,接着就开始谈赔偿。

工资算到 10 月 25 号,社保交到 10 月份,给半个月工资赔偿。我不同意,至少两个月工资赔偿。

再算一下调休和年假。

年假:还剩两天年假。【2】

调休:还剩一天调休。但是国庆前一天,下午 6 点开始封路,我们部门领导让 5 点半提前下班,强行算作用了半天调休。【0.5】

谈了一个小时还有没吃饭,肚子已经饿得呱呱叫了。不想为了 0.5 天争来争去,就签了离职协议,交了电脑,收拾一下东西走人。

加起来一共还欠我三个月工资,两个月的赔偿,两天年假,半天调休。承诺说十月底会先发第一笔,11 月 20 号结清工资和赔偿。我说如果到时间没发我就去劳动仲裁。

那么现在已经是 11 月 25 号了,整整一个月过去了,工资和赔偿发了没有呢?

10 月 31 号发了八月份的基本工资: 4950。至于剩下的部分,没有任何消息。

顺便说一下,上个周五(11 月 22 号)下午的时候路过Weowrk,还碰到老板了,Hubert 看起来好像心情还不错。

接下来我要开始去劳动仲裁了。时值寒冬,所幸的是,暂时还有一点积蓄,交得起房租,吃得起饭,坚持得下去。

329 total views, 2 views today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